《無證之罪》發行海外各地,愛奇藝出品的這部作品為何能得到“全球認證”?

“不再讓歐美《CSI》、韓國《The Voice》等驚悚辦案戲專美于前,愛奇藝自制的《無證之罪》不但一舉大幅拉高了網劇在制作質量上的新格局,更為華語劇的推理懸疑劇種旗幟鮮明地,締造了里程碑。”——臺灣作家柯志遠在社交媒體上寫道。現實主義的風格、飽滿細膩的人物塑造以及對于人性的深入剖析,在當下的一眾網絡劇中,《無證之罪》氣質獨特,它的出現也填補了國產社會派推理劇的空白。   隨著競爭進入白熱化,網路劇制作水準的風水嶺已經顯現。包括《無證之罪》在內,今年以來,一批一批高品質網絡劇集接踵而來。無論是敘事節奏、情節邏輯還是人物表演,這批網劇品質已經比肩甚至是超越電視劇。而這些劇集不僅在國內收割了大量好評與流量,亦不斷走向海外。據悉,《無證之罪》已經完成了海外多個地區的發行工作,將陸續登陸東南亞、日韓、北美及歐洲等地播出。而最早取得發行權的香港地區已經定檔9月20日跟隨播出。   不久之前,國家五部委聯合下發了《關于支持電視劇繁榮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支持優秀電視劇“走出去”的內容頗為引人關注。高品質劇集在國際影視娛樂產品的交易中是硬通貨,更體現了一個國家軟實力和娛樂工業的發達程度。以《無證之罪》為代表的一批作品的出海,一方面顯示了網絡劇制作水準的提升,國劇在海外影響力的不斷擴大;另一方面,也從側面體現了網絡劇對于影視行業發展的拉動作用。   人物命運交戲劇張   對于罪案劇題材,觀眾更為熟悉的可能是本格派或是變格派的套路——一個個案情展開,觀眾追隨者偵探主角的腳步逐步揭曉謎題、找到罪犯。但《無證之罪》卻走了一條社會派推理劇的路子。很多社會派推理劇一開始便告訴觀眾兇手是誰,甚至還會告訴觀眾具體的作案手法,這類劇集的敘事重點往往在于破案的過程,以及在破案的過程中,人物命運的變化與人性的凸顯。   劇情發展不到三分之一,以雪人身份殺人的主角之一駱聞便已現身,而在今日結束的劇集中,駱聞與另一主角——秦昊扮演的刑警嚴良已經互相攤牌。相比其他探案劇,雖然罪犯的謎底早早揭曉,但《無證之罪》的懸疑度卻并沒有降低。謎底已知,但對于謎面觀眾卻仍有太多疑問,而劇中人物的命運變化更是未知。   情節環環相扣,人物命運起伏不定,《無證之罪》的劇情表面平靜,但湖面之下卻波濤洶涌。“這是多條主線索意外交錯后造成的蝴蝶效應。”一位知乎網友如此評價《無證之罪》劇情的發生。以嚴良和林隊為代表的警察偵破“雪人案”的過程以及他們與駱聞之間到博弈無疑是故事主線,而朱慧如與郭羽這一對苦命鴛鴦在意外殺人后周旋于黑白兩道之間是貫穿全劇的另外一條線索,此外還有黑道放貸、追尋賬本等多條支線。而劇情發展的過程中,多條線索逐步展開并交匯于一起起的“雪人案”中。   多條線索之下,劇中眾多人物的命運也相互交錯。對于人物群像的刻畫是《無證之罪》的一大亮點。無論是江湖氣息濃厚的刑警嚴良、還是曾經是法醫卻因為尋找妻女殺人的駱聞,抑或是善良但怯弱的律師郭羽,劇中的每一個人物都有著自己的多面性,即便是著墨不多的黑道小混混亦是通過寥寥數筆勾勒出其生動的形象。在《無證之罪》中,每一個人物都有自己的立場與欲望,都有著一套合乎自身的行為邏輯,而不同人物在其貪念的驅使之下,最終導致了案情的發生。人性與案情交織,而這正是《無證之罪》的戲劇張力所在。   冷峻紀錄背后的人文關   昏暗燈光下,一輛舊奔馳駛入鏡頭,酒醉的受害者下車,搖搖晃晃走入那條令其命隕的小巷……通過大搖臂轉手持鏡頭,《無證之罪》的開篇鏡頭頗具質感,也奠定該劇壓抑衰敗的基調。黑色系色調的運用,緩慢冷峻的鏡頭推進方式,為這部社會氣息濃厚的推理劇集帶來了一份文藝美感。“整部劇的感覺就是冷和壓抑,除了環境還有人物所面對的生活,這種冷真是穿過屏幕透到心里。”一位網友如此形容看劇的感受。   在紫金陳的原著中,《無證之罪》的故事發生在南方,而網劇卻把故事背景搬到了冬天的哈爾濱,并對案件進行了本地化的改造,而這也正是該劇改編的點睛之筆。一片雪地上,印著“無證之罪”四個雪字,《無證之罪》的片頭讓人想起了《紅樓夢》的結尾——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大雪掩埋線索,這正契合了《無證之罪》的矛盾核心。   導演呂行在一次采訪中告訴記者,之所以將故事搬到自己的故鄉哈爾濱,很大層面的原因是想打磨更真實的細節。無論是劇中人物的生活細節,還是故事發生的場景,呂行都非常之熟悉。而在導演個人經歷的背書之下,《無證之罪》還原了一個真實的東北環境和社會氛圍。   日前,林毅夫開出了一張“東北經濟藥方”在學界引發廣泛討論。作為共和國經濟的長子,曾經輝煌的重工業重鎮,東北如今的經濟發展十分緩慢。冷冽的冬天,斑駁的城市,《無證之罪》中營造的那股衰敗的氛圍也正體現了東北經濟目前遭遇的困境。而對于人物的立體刻畫,以及整體社會環境的細致描寫,《無證之罪》借由案情完成了對于社會、對于時代的紀錄,從而跳脫出一般罪案劇的表現主題,更具人文關懷。   愛奇藝倡導的美劇模式外延還在擴展   美劇模式是愛奇藝在自制劇生產上的一大指導方向。而描寫一個案件、12集劇集、每周更新兩集,《無證之罪》無論是從內容生產還是播出方式,都是美劇模式劇集在國內的一次真正落地。但對于習慣日播劇的觀眾來說,《無證之罪》的播出方式不可謂不冒險;而對于仍舊依靠廣告獲得商業回報的影視劇集來說,12集的體量又大大限制了該劇的收入空間。   愛奇藝副總裁、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在一次采訪中透露,罪案類題材容易出精品,因此在多番權衡之下,對于《無證之罪》,愛奇藝沒有把追求商業回報放在首位,而是選擇將“悅享品質”和“創新”的平臺核心價值和責任感放在商業訴求之上。“做一部迎合市場的高流量劇,對平臺來說,并不難;但這次我們想做一點不一樣的東西,出作品才是最關鍵的,才是對這個行業最有價值和意義的。”她說道。   而通過高品質內容也獲得了眾多海外觀眾的認可。除了《無證之罪》外,包括《老九門》《最好的我們》《鬼吹燈之牧野詭事》《河神》等平臺自制劇均已實現海外多個地區的覆蓋,其中《河神》第一季的發行商已密切期待第二季的推出。   也許愛奇藝提倡的美劇模式還不僅限于制作模式、排播模式、商業模式對標,還包括了這種全球發行的“文化野心”。

影視資訊

有用 (0)

評論加載中...
天津快乐十分app